所在位置:申冲资讯 > 娱乐 > 凯时优质运气营商·停牌前两日12亿资金出逃 派生科技资本局如何收场?

凯时优质运气营商·停牌前两日12亿资金出逃 派生科技资本局如何收场?

发布与: 2020-01-11 15:52:41    人气: 2726
四名高管被抓、团贷网立案,停牌前两日12亿资金出逃,派生科技资本局如何收场?派生科技停牌前两个交易日,3月25日和26日股价大跌,约12亿资金出逃。鸿特精密与团贷网公开表示发生交集是在2017年。作为交易对价,派生集团将持有万和集团14.8%股权,成为万和集团重要股东。2017年12月,派生集团创始人和核心管理层进驻鸿特精密。

凯时优质运气营商·停牌前两日12亿资金出逃 派生科技资本局如何收场?

凯时优质运气营商,四名高管被抓、团贷网立案,停牌前两日12亿资金出逃,派生科技资本局如何收场?

派生科技停牌前两个交易日,3月25日和26日股价大跌,约12亿资金出逃。

习曼琳

记者 | 习曼琳

3月28日午间,派生科技(300176.SZ)突然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唐军(未在公司担任职务)、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林、董事余军、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晋海曼,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现案件正在调查过程中。

同时,东莞市公安局发布了一则情况通报:3月27日,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唐某、张某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东莞市公安局已对“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査,并依法对“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唐某、张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派生科技在公告中对上述团贷网事件进行回应:公司于2018年底出售鸿特普惠和鸿特信息两家金融科技信息咨询业务全资子公司后,已经完全剥离了互联网金融相关业务。

从铝合金压铸业务到互联网金融、再到智能制造,从鸿特精密到鸿特科技、再到派生科技,背后是派生集团与上市公司共同布下的“资本局”,团贷网则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

派生科技自3月28日停牌,停牌前两个交易日,3月25日和26日股价大跌,约12亿资金出逃。

团贷网官网显示,团贷网于2012年上线,是一家专注于帮扶小微企业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向借款人和出借人提供信息搜集、信息公布、信息交互、借贷撮合等优质服务。

目前,团贷网的运营主体为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由北京派生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9.74%,穿透后的实控人为唐军。根据官网披露的运营数据,团贷网在上线近七年以来,累计撮合金额1308亿元,累计借贷总余额145亿元,累计出借人数98万人。

根据其官网,旗下标的包括自动投标服务和散标债权产品,前者包括了3-36个月的资金出借产品,以一款“WE+自动服务36”产品为例,出借人授权系统分散匹配符合要求的标的,参考年回报率高达15%,明显超过市场利率。在散标债权中,多为债权转让,利率最高达17.88%。根据今年2月份的运营报告,团贷网上有92.37%的标的收益超过了10%。

在资产端方面,根据团贷网2月份的运营数据,交易额占比最高的为期限12个月以上的标的,占比达72.42%,6-12个月的标的占比达15.27%,标的期限较长。对比2018年的数据,2018年12个月以上的项目撮合金额占比仅为39.12%,1-6月的项目占比40.11%。再往前看,2018年上半年,12月以上和6-12个月的项目撮合金额占比分别为32.22%和53.62%。从上述数据可看出,12月以上的项目的金额比重在提高。

团贷网此次“爆雷”后,其与上市公司派生科技之间的关系笼罩上疑云。

派生科技前身为鸿特精密,曾隶属于万和集团,后者曾形成以家用电气制造的万和电气和铝合金压铸业务的鸿特精密双主业公司。2011年2月15日,鸿特精密在创业板上市。

早在2014年,团贷网就试图登陆资本市场,在经历了新三板挂牌申请失败、借壳深圳中小板浩宁达(现“赫美集团”,002356.SZ)失败后,于2015年底通过反向收购新三板公司光影侠(831138)实现曲线登陆新三板。

鸿特精密与团贷网公开表示发生交集是在2017年。当年2月22日,鸿特精密召开董事会,决定以自有资金出资6000万元在东莞市设立三家全资子公司,通过三家全资子公司,开展以普惠金融、供应链金融和网络借贷为主的互联网金融业务。

其中,广东鸿特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广东鸿特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和广东鸿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的登记住所均为团贷网办公所在地,即东莞市南城街道莞太路111号民间金融大厦1号楼20楼。

巧合的是,团贷网旗下刚好也存在三家完全与之一一对应的业务平台,即普惠金融平台深圳正合普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供应链金融平台深圳前海俊拓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和网贷平台团贷网(工商登记主体:派生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度疑似“一班人马两块牌子”。

同年10月30日,鸿特精密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万和集团与派生集团、北京派生达成战略合作协议,万和集团将取得北京派生100%股权。作为交易对价,派生集团将持有万和集团14.8%股权,成为万和集团重要股东。2017年12月,派生集团创始人和核心管理层进驻鸿特精密。

不难看出,上述资本运作是为将团贷网置入上市公司,同时规避创业板禁止借壳上市的规定。

除了团贷网欲变相借壳上市公司,根据界面新闻记者此前的调查,双方不仅在管理人员、母公司股权结构上有交集,界面新闻记者还发现,有多个派生科技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与团贷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联合收购”鸿特精密的资金从何而来?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早在唐军与鸿特精密之间秘密筹划资本运作正式浮出水面之前,就有团贷网的“影子军团”大举建仓鸿特精密。

从2016年底开始,团贷网背后的广东俊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平衡1号私募基金、世纪游轮前实控人之子彭俊珩、刘尊亚、王麟、苏作周、朱洪丽、吕益先、单雯清、张倩、张玉敏、陕国投-鑫鑫向荣8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云南信托-合顺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大批影子军团通过大宗交易和集合竞价等方式悄然收集超过鸿特精密总股本30%、市值超过15亿元的筹码进行吸筹和倒仓,使得鸿特精密的股价一路攀升。

界面新闻记者根据2016年以来派生科技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发现,批量出没于鸿特精密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的股东之间均存在关联,诸多线索足以证明他们与团贷网存在极为密切的关系,甚至合计持股比例远远超过5%的举牌红线、30%的要约收购红线。

其中,如王麟,持有东莞市志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东莞志诚)10%的股权,担任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经理,同时还持有东莞市银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莞银富)70%的股权,担任监事。

值得注意的是,东莞志诚为团贷网项目融资担保方,而东莞银富的监事范明泽持有团贷网体系内核心平台之一的广东俊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东俊特)62.50%的股份,持有剩余37.50%股份由东莞三家有限合伙企业持有,这三只基金合伙人则均为东莞银富。广东俊特2015年曾经被团贷网作为收购融金所的持股平台。

另一位同时跻身鸿特精密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的自然人单雯清同样与团贷网存在关联。

公开信息显示,在团贷网旗下核心运作平台上海雯苓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中,唐军、张林各持股40%,单雯清、付苓各持股10%,唐军担任董事长,单雯清担任董事兼总经理——2017年5月19日,团贷网二位核心创始人唐军、张林同时将其所持股权转给单雯清、付苓而实现完全退出,单雯清出任该公司董事兼总经理。

这个资本局中,因为监管原因,团贷网率先出局。拿下派生科技控制权后的唐军等人,转向主要运营旗下从事垃圾智能回收业务的创业公司小黄狗。

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众多谜底等待揭开,等待上市公司派生科技的会是什么? 

(本文来自于界面)

广运网